首页 学校 微课 APP
微信
QQ群
登录
大家好,我是香港中文大学的一名研究生。这段时间的香港无疑是大家关注的焦点,而我们这一届在港留学的内地生,也因此成为了重点关照对象之一。但我今日并非想要重复大家在无数新闻头条中看到的混乱景象,也不想为气愤、鄙夷、不解、蔑视等情绪的火焰添火加柴,我只是想用我自己的亲身经历,从一个渺小而平凡的视角告诉大家我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感受到了什么。

11月12日一早,我就得知校园被示威者占领,校内设施被大量破坏,晚课又被迫取消了。我和室友深深叹一口气,虽说无奈,但通过近两个月的生活,我们已经对这种情况建立起了心理预期,生活和学习仍要继续。

11月13日傍晚,我还在紧锣密鼓地赶着论文的最后一部分,因为晚上就是提交的最后期限。上午刚刚跟某一门课的小组组员在线上讨论完期末project,我负责的那一部分也要尽快着手做起来了。还和另一门课的同学约定好第二天上午一起去学校拍摄影片,紧接着下午去老师的办公室讨论采访提纲。

那一整周都被安排得满满当当,但突然间接收到的一条消息打破了我所有的计划:“中大宣布2019-20年度第一学期结束”。

这几个月因为这场沸沸扬扬的“社会运动”,我们的生活和学习受到了不少影响,但我从来没想过第一个学期会这般戛然而止。

这条消息被打在新闻台的左侧边,它的旁边,就是校园里火光连天的直播画面。我看到一支支汽油弹在我们日日经过的二号桥上划过弧线,落地的瞬间炸出一窜火光,瓶子向前翻滚几米,火焰的脚步也向前追赶几米;我看到停在校园里的蓝色私家车被点燃烧毁,车主不知是何人,现时正在何方;我看到全身黑衣的示威者声称要保护校园这方净土而与警察剑拔弩张,此时他们身后,正在被“保护”的校园冒着黑烟,涂鸦和文宣乱七八糟地糊在我们熟悉的教学楼的墙面上。

学校宣布学期终止的当晚,就有不少同学离开了香港。有人回家,有人去深圳“避难”,但仍有多数人与我和我的舍友一样,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选择留在香港。对于我而言,这原因主要源于太多的不确定性:不确定如果离开香港自己能去哪里,不确定未完成的课业怎么办,手头的期末project是否还要继续。而且港铁被破坏严重,要去口岸只能搭的士。另一方面,由于我居住的区域(粉岭)依旧平静,超市、商场都在正常营业,爷爷奶奶依然带着小朋友在楼下的公园里滑滑梯,我个人认为没有达到不得不走的地步。

到了晚上九点左右,我们的各个群里出现了不少企业和组织给在港内地生提供帮助的信息,包括帮助大家撤离的私家车、在深圳提供免费住宿、实习绿色通道等等。港中文深圳校区也开始接收内地学生,老师在口岸举着牌子等待过关的学生,再将大家统一安顿到宿舍和深圳校区附近的其他高校。我还记得一张照片,记录了港中文深圳校区的校长和志愿者们加班加点为大家提前铺好床的画面。那个夜晚,是我来这里之后第一次产生想要流泪的冲动的时刻。

写到这里,我并非想要用感受到的温暖来凸显香港人的冷漠。其实努力让大家消除一些误解,才是我真正想要表达的。

比如和我一样住在粉岭的同班同学,在麦当劳遇到了主动表示愿意送内地同学去口岸的大叔。虽然同学已经和朋友叫好了车,大叔还是给她留下了联系方式,并嘱托她如果有其他同学需要帮助,一定要联系他。


122.png

Z同学:“在楼下麦当劳等车的时候三个人在用普通话聊天,旁边一对夫妇坐在那里。突然伯伯走过来问我们需要帮助吗?三个人立刻警觉,说不用了,准备拿起包就走。伯伯看出了我们的戒备,主动出示了身份证和警官证,然后我们放心。伯伯是一个退休的警官,现在在大陆做心理辅导的老师。看到我们说普通话,觉得我们可能会有危险,可能有困难就来帮助我们。还说会看着我们安全离开再走。也让我问问同学们有需要车接的,就来联系他。临上车前,阿姨和我们握手,说‘快回家吧,大陆安全。要加油,再来学习!’”

另外一位在科大读书的同学去学校附近的便当店买午饭,在结账台前清点了找零准备离开时,店员问她是否是科大的学生,同学回答“是”。店员突然拉住她的手,用生疏的普通话说:“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注意安全!”

插入这些故事不是为了“洗白”香港,只是想发出一点点微薄的声音,期盼这微小的善意和关怀能滋生出互相沟通了解的可能。正如我某一门课的老师所说:“仇恨和排斥从来都不是解决问题的方式。”平安从何而来?前提就是我们之间的矛盾不会被人为地放大。混乱总归会平静,可期盼生活更加美好的愿景不会。

之后几天各门课的老师陆续发来邮件,厘清课程的后续安排。有的决定通过online的形式补上,有的在征集了大家的意见之后决定下学期开学再见,来与不来都尊重个人的选择。各项作业依旧要完成,只不过形式和deadline变得更灵活。

我和舍友做好各门作业的计划之后,在11月15日的凌晨回到了深圳,住在港中深安排的宿舍里。一周之后,我又回到了香港的家中。彼时一切已经基本回归正常,元气大伤的港铁已经迅速全线恢复,除了大学站以外全部正常运行。粉岭站过街天桥两边的文宣被清理得只剩一墙碎屑,尖沙咀街道两边地砖被撬开的地方正在修复,崇光百货在感谢祭期间人来人往,重庆大厦外的印度人还是会在你路过时念一句“Hi, baby”。城市的伤疤正在以令人惊叹的速度愈合。

24日的选举如期举行了,人人都在朋友圈里愤慨“香港黄了”。有人惯性地群嘲“让香港自生自灭吧,关我屁事”,有人惋惜香港的光芒湮灭了,也有人祝福香港早日回到原来的模样。

未来,谁知道呢?

本文由家长一百获得作者授权发表,严禁转载!

一颗杨树 发表于 2019-12-2 16:16 | 显示全部楼层 2#  
今年还有人敢去香港留学吗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鲜花(0) 鸡蛋(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要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好课入驻|关于我们|手机版|小黑屋|APP下载| 家长100     
地址:湖北武汉武昌区积玉桥金地国际花园别墅区TH7-101 电话:027-50240022(周一至周六09:00~18:00) 传真:027-86654955  值班QQ:2913286076   

GMT+8, 2019-12-16 11:02 , Processed in 0.199557 second(s), Total 17, Slave 16 queries , Memcache On.

Copyright © 2008-2019 家长100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家长100 X3.1鄂ICP备12008358号 经营许可证:鄂B2-20190470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