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学校 微课 APP
微信
QQ群
登录
今天看到重庆的一则新闻,这故事还是离奇。这个保姆何小平,说她恶也恶,说她苦她也苦,一声叹息。
大家看看这是怎样一个故事吧!

原标题:拐走主人儿子当亲生养了26年 保姆赎罪:找到他亲生父母,我就去坐牢

  48岁的何小平无意中看了一档电视节目——《宝贝回家》,讲的是一位七八十岁的老母亲,一辈子都在找四五十年前丢失的孩子,满头白发了还在找。这勾起了何小平26年前的一件往事。

  上周,何小平辗转联系到上游新闻—慢新闻记者,她说:“我一定要把这件歹事说出来,说出来,我才能赎罪。”

  保姆

  她在重庆解放碑附近一户人家做保姆,只做了两三天,就把主人家一岁多的男孩儿拐跑了。

何小平20岁时的照片(受访者提供)



  1992年,22岁的何小平在重庆解放碑附近一户人家做保姆,主人家有个1岁多的男孩儿。只做了两三天,她就把这个男孩儿拐跑了。

  应该是五六月份,何小平记得刚栽完秧子,她从四川省南充市李渡镇五大山村(原)来到重庆,揣着一张捡来的身份证,来到储奇门人才市场。她打定主意,要用这张身份证找一个保姆的活路。

  她站在储奇门人才市场等机会,等来一个男人。男人问她做不做保姆,她说做。男人问她要身份证,她就把那张捡来的身份证给了男人。她跟身份证上的人还真有几分相像,男人没有仔细辨认,也是为了省5元钱的登记费,便私自把她带回家。

  家里有个小男孩儿,在地上走得歪歪撇撇,看起来一岁零四五个月的样子,何小平去抱他他也不认生。

  两三天之后的一个早上,女主人给孩子喂过早饭,把孩子交给何小平,出门上班,随后男主人也出门上班。何小平就抱着孩子出门了。碰到隔壁老头儿,问“你上街买菜呢”,何小平应了一声“哦”,抱着孩子来到菜园坝汽车站,坐上一辆大巴车回了南充。

  途中路过合川,她还买了一碗稀饭喂孩子,孩子也不哭也不闹,一路顺利。何小平就在南充把这个拐来的男孩儿养大,一晃男孩儿27岁了,没人找过她。

  镇命

  第一个孩子死了第二个孩子又死了,她相信捡个孩子来养才镇得住命

  何小平18岁结婚,19岁有了头一个孩子,是个男孩儿,冬月里生的,四十多天之后,深更半夜死了,抱到河边挖个坑埋了。

  21岁,何小平有了第二个孩子,也是个男孩儿,腊月里生的,十个多月之后,也是深更半夜,又死了。何小平回忆,当天吃了晚饭,孩子哭闹不止,哭到半夜不哭了。她想起第一个孩子也是这么死的,生怕这个也死了,慌忙抱到镇上医院,医生说已经死了。她抱着死去的孩子往家走,她不能让村里人知道她又死了个孩子——死一个死两个要遭人笑话的。她敲开村里的独身哑巴的门,给了哑巴10块钱,连夜到河边挖个坑把孩子埋了。

  埋了孩子第二天,她就去找丈夫。她丈夫在外打工,村里人都以为她是带着孩子去的,又死了孩子这件事就没有人知道了。那个年代,村里人都顾着吃饱饭,也没有人真的在意。

  死第一个孩子的时候,村里的老人就警告何小平,“你八字大,命硬”,“要捡个孩子回来养才养得活、镇得住命”。何小平这回信了。

  死了的孩子没有销户,她把拐来的孩子当亲生的养,沿用了第二个孩子的户口、生日、姓名,叫刘金心。那个时候,何小平没有意识到她是拐走了别人的孩子,她觉得“我没了孩子,这个孩子跟我死了的孩子一般大,就像是我的”。

  这个孩子似乎真的为何小平“镇住了命”,以为自己不会再有生养的何小平,在1995年又生了个女儿。

刘金心的照片很少,何小平拿出他仅有的在外打工时自拍给记者看。



  亲生

  26年来她把孩子当亲生的养,还在南充给他买了婚房

  生下女儿之后,何小平第一次想到“把拐来的孩子还回去”,但是她很害怕,怕坐牢,男孩儿就一直养在何小平身边。

  丈夫刘小强(化名)不喜欢这个男孩儿,何小平坚持“你不喜欢就算了,反正我要这个孩子”。夫妇俩常常因此吵架,刘小强常年不回家。

  何小平一人带着两个孩子在李渡镇租房子、打零工,饭馆、茶馆、工厂,见活儿就干。2000年,她攒下2万5千元钱,那时南充市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要5万元,隔着一条街就是孔迩街小学。为了方便刘金心读书,她把2万5千元全部拿出来付了首付。她每天带着小女儿出去打工,出门之前把饭做好,挂一把钥匙在刘金心的脖子上,刘金心放了学自己回来吃饭。2003年,何小平和刘小强离婚。

  离婚后的何小平做了两笔“大生意”,她跟一个亲戚去黑龙江贩卫生筷回南充卖,50元一箱买进,75元卖出。南充市的大小饭馆都被她跑遍了,一年赚了七八万。后来生产卫生筷的厂子因不符合国家标准倒闭了,何小平回到饭馆端盘子。

  前几年,何小平又去山西贩煤炭回南充卖,夏天一吨煤进价600元,她卖1200元,冬天一吨煤进价1000元,她还卖1200,两年赚了十五六万。

  2014年,何小平用这笔钱又在南充市买了一套房子,三室一厅,90多平方米,单价4500元,首付13万,贷款20年,写的是刘金心的名字。

何小平2014年给刘金心买了一套新房,小区环境在当地还不错。



  除了何小平和前夫刘小强,没有人知道刘金心是拐来的,邻居只看到何小平不容易,“一个人把两个孩子拉扯大”,刘小强也承认,“我没怎么管两个孩子,都是她在操心,新房子是她买给儿子结婚用的。”后来刘金心和女朋友分手了,据何小平说,是因为订婚的时候女方要6万元彩礼单,但她只拿得出2万。

  上游新闻—慢新闻记者在里屋看到一套护肤品,何小平说是去年9月份刘金心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刘金心也在电话里证实,“因为我妈一辈子不容易,舍不得吃舍不得穿,我每个月给她一两千块钱喊她喜欢什么自己买,但她都替我把钱攒下来,所以我现在就看她差什么买给她。”

  何小平说这些,是要反复证明,“我知道我自己做了歹事,可是我一直把儿子当亲生的养,儿子也把我当亲妈。”

儿子刘金心



刘金心在外打工,新房子基本没怎么住过。何小平经常会过来替他打扫清洁。



  寻亲

  “如果他跟着亲生父母,在解放碑长大,也许会读大学、硕士、博士”这些年,何小平无数次想过要给这个拐来的儿子找到亲生父母,“那时候我太年轻,不懂事,死了两个孩子就像得了失心疯。后来我自己有了生养,体会到当妈的心,丢了孩子心里该有好痛。”可是“一想到要伏法,我就不敢了”,哪怕三四年前,前夫刘小强跟她发生口角后,扬言要举报她,“敲诈”她13万,她也认了,写下一张欠条。不过刘小强说:“那是我一时意气,我知道那是何小平的死穴,吓唬她的,欠条过后被我撕了。”他强调,“拐个孩子,是她自己的主意,我是不同意的,不过她这些年一直对孩子很好,我基本没怎么管。”

  何小平去庙里求了一尊观音菩萨,把菩萨带回家摆在客厅最显眼的位置,“我把我做的歹事全部说给菩萨听,求菩萨原谅我”。接着她一个人偷偷来了一趟重庆,那是她时隔多年再次来重庆,她想找到当年那户人家,可是“一切都变了样,翻天覆地,全是高楼大厦,我找不到路”,何小平只好又回去。

  直到2017年夏天,何小平无意中看到一档电视节目《宝贝回家》,“七八十岁的老母亲,一辈子都在找四五十年前丢失的孩子,满头白发了还在找。我觉得我自己不是人,作孽呀。”

  何小平跟儿子、女儿坦白了,女儿哭着求她,“妈妈不要去自首,我怕你要坐牢。”但何小平执意去了南充市公安局顺庆区分局打拐办自首。

  2018年1月3日,上游新闻—慢新闻记者也去了南充市公安局顺庆区分局打拐办。警方证实:大约半年前采集了何小平、刘小强、刘金心的DNA,可以证明的是刘金心与何小平和刘小强没有血缘关系。

  刘金心不能接受,“那天我买了一瓶白酒,把自己灌醉了。”后来他离开南充,去了广州一家电子厂打工,月薪5000元,“我前几天又把自己喝进了医院,心里憋得难受。”但他宁愿憋着也不愿多谈,只说,“我妈对我这么好,我没想过我妈不是我妈,亲生的能找到就找,不能找到就算了。”

  刘金心初中辍学,是何小平觉得最对不起他的地方,“如果他跟着他的亲生父母,在解放碑长大,也许会读大学、硕士、博士,一定会有出息。但他跟着我,吃了很多苦,书没读好,也没个好工作。”

  刘金心的DNA被放入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可是,半年过去了,通过比对认亲没有找到他的亲生父母。 寻亲关键词:解放碑、大院、医院、绿色大门、梦生…… 何小平很着急,上周,她再次来到重庆,希望通过上游新闻—慢新闻公开寻找刘金心的亲生父母。

解放碑还是那个解放碑,但周围已变了模样。何小平来到当年的临江门2路车总站附近寻找线索。



  线索一:解放碑

  何小平说,1992年来重庆,她先在临江门舅舅家住了一晚,是舅舅给了她那张捡来的身份证,还给她出了做保姆拐孩子的主意。但舅舅十多年前去世之后,她跟舅舅一家就失去了联系,也忘了他家的具体地址

  从舅舅家走到解放碑2路车总站,何小平一路打听,走到储奇门人才市场,遇见男主人,男主人带着她从储奇门人才市场出来,坐了一趟公交车,大约两三站地就到了,好像又回到了解放碑。

  当年的2路车总站,至今仍在解放碑邹容支路。1月4日,上游新闻—慢新闻记者带着何小平从邹容支路出发,走到储奇门人才市场,试图帮助她寻找记忆,但她说,“记不住了,都变了。”

  而就在十几天前,储奇门人才市场也被拆掉,劳动力却没有散去,他们还在原地站着等待,几十年了他们习惯在这里寻找雇主。一直生活在附近的陈婆婆说,往前走就是凯旋路、较场口、解放碑一带,不需要坐车,几十年来也没有公交车;凯旋路倒是有公交车去七星岗、文化宫方向,原来是9路,现在是109路。她当年会不会是走到凯旋路,又坐的车?

  南充警方也来重庆找过。原解放碑派出所、较场口派出所、大阳沟派出所整合为新的大阳沟派出所,但是南充警方没有在大阳沟派出所找到当年的报警记录。

当年的储奇门人才市场已经拆除,何小平仍能认出这就是她找工作的地方。



  线索二:成片的大院子、医院

  何小平说,男主人带她回家,是一个大院子,高高的门槛,里面住了很多户人家。雇她的那户人家好像是院门正对着的那间,屋里搭了阁楼,一家三口睡在阁楼上面,女主人好像是医生或者护士,曾经说过一句“我们医院忙得很”。何小平还记得那一片好像有成片的大院子。

  根据老重庆人回忆,1992年有成片的大院子的,很有可能是七星岗。 上游新闻—慢新闻记者找到七星岗街道劳动就业社会保障服务中心,见到66岁的文正光,他从1957年就住在七星岗一带,退休后返聘负责退休人员管理工作。他回忆,现在的财信渝中城,就是当年的上三八街5号,这个地址有9个大院子连成一片,从上三八街5号附1号到附9号,旁边是七星岗公社医院,如果有医生或者护士住在这里,那就对了。

  文正光又发动了发小群一起寻找,大家七嘴八舌,其中有个老居民说,依稀记得附8号院,院门正对着的一户人家,女主人是护士,听说她后来去了上海,早已失去联系。但没人记得大院儿曾经有人丢过孩子。

  上游新闻—慢新闻记者找到当年管户籍的老片警杨林,他说:1992年丢了一个孩子,这么大的事,除非没有报警,如果报了警我肯定知道,但我记忆里没有接到这样的案件。

文正光带着何小平到当年七星岗上三八街5号的大院所在地寻找。



  线索三:绿色大门
  何小平又说,她记得院子大门刷了绿色的油漆。

  挨着上三八街5号院的,是工读院,当年这个院子的大门还真刷了绿色的油漆。我们找到一位老居民,54岁的蒋晓玲,她说,院子里有一户人家,也是1991年生了个儿子,年份对得上,但没听说过丢孩子的事,后来搬走了,也就没有联系,偶尔在街上遇见过一两回,也没有留电话。

  线索四:“梦生”

  何小平说,白天男女主人出门上班,她一个人带孩子,到了下午五六点钟,会来一个老太太,给孩子喂饭,喂完饭就走,应该是孩子的外婆。她曾经听过外婆唤“梦生(音)吃饭了”,梦生应该就是孩子的乳名。

  外婆带何小平认过门,外婆家跟大院子就隔着一条街,是一栋两层楼的楼房,外婆住二楼,她的那间屋子可以望到江。

  文正光说,从前,与上三八街5号院、工读院隔着一条街,确实有一栋两层楼的红砖楼房,当年没有高楼大厦的遮挡是可以望到江的。但是有没有住着那样一位外婆,就不知道了。

没有找到孩子出生地的确切线索,何小平满脸失望。



  坐牢未必能如她所愿法律之外她该如何赎罪

  何小平也不知道,我们寻找的路径是否正确,“如果地址是对的,那户人家丢了孩子为什么不报警?或者,地址找错了?也许我把孩子拐跑之后,那个家庭就破裂了,两口子离了婚,又各自有了家庭有了孩子,不方便出来相认了?”她有很多猜测,“我只想找到孩子的亲生父母,找到了我就去坐牢,给自己赎罪。丢了孩子的妈妈,一定一辈子都在找这个孩子,是我害了她。”

  可是,南充警方说目前证据太为单一,无法证明何小平当年拐骗了一个孩子。前夫、女儿、邻居都说何小平精神状态正常,刘金心认为“妈妈不可能在我的身世问题上开玩笑”,上游新闻—慢新闻记者与何小平沟通后也判断她精神正常、逻辑清晰。

  重庆百君律师事务所的黄自强律师说:“我国《刑法》在1997年做过一次修改,1997年以前,用的是1979年制定的《刑法》。根据从旧从轻的原则,1992年的案子,应该按旧法判。”

  “根据1979年《刑法》,拐骗,判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 “1979年《刑法》还有一个关于追诉时效的规定:最高刑不满5年的,追诉时效是5年;刑期5年以上不满10年的,追诉时效是10年;刑期10年以上的,追诉时效是15年;无期徒刑和死刑的,追诉时效是20年;如果20年以后必须追诉的,比如社会影响非常恶劣、社会伤痛无法消除的,需由最高人民检察院核准;只有在对嫌疑人采取了强制措施以后,嫌疑人逃避侦查的,才不受追诉时效的限制。”

  “但是,如果犯罪行为有连续或者继续状态的,犯罪行为从行为终了之日计算。但何时是行为终了之日,这就存在争议了。另外,拐骗儿童罪是指以欺骗、诱惑等手段使不满14周岁的男、女儿童脱离家庭或者监护人的行为;可是,法律没有明确规定嫌疑人把儿童拐骗之后怎么办,一方面她把孩子当亲生的养大,另一方面她对亲生父母造成的伤害无法弥补。以上只是我从法律层面的分析,最后怎么判,由司法机关做更多调查才能下结论。”

  “从目前的案情来看,没有找到受害人,案子的推进会有一些重大障碍,需要进一步收集和固定证据,当事人想坐牢,恐怕未必能如她所愿。”

  何小平听了不知是喜是悲,她说,“那我怎么才能赎罪呢?我说给菩萨听,可不可以?”



                                                                                      她每日都对着菩萨忏悔
老赵闲聊 发表于 2018-1-12 14:03 | 显示全部楼层 2#  
本帖最后由 老赵闲聊 于 2018-1-12 14:06 编辑

中国被拐儿童案每年都很多。寻亲网也是多如牛毛。一个一个的寻亲故事榨了太多人的眼泪。希望我们的国家、社会多多努力,让完整的家庭不要被撕裂。

看看美国的三个失踪儿童是如何改写美国历史的吧!看看美国如何防止拐卖儿童!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鲜花(0) 鸡蛋(0)
老赵闲聊 发表于 2018-1-12 14:07 | 显示全部楼层 3#  
本帖最后由 老赵闲聊 于 2018-1-12 14:09 编辑

    1979年5月25日,6岁的艾坦(Etan Patz)准备第一次独自出门。这个纽约小男孩信心满满,告诉父母要自己穿过两个街区,去搭乘校车。得到同意后,艾坦背着书包,头戴印有“未来航班机长”的帽子出发了。可这竟是父母与孩子的最后一次见面,在这短短的上学路上,艾坦失踪了。
  无数记者和警察蜂拥到这对愁眉苦脸的父母面前,看他们如同祥林嫂般一遍又一遍拼写着“艾坦…唉-坦(Etan…ay-tahn)”。随之,媒体的大量报道牵动了整个国家的神经,摄影师父亲给艾坦拍的那张咧嘴开心笑的照片,被登上了覆盖全城的寻人海报,被印在了牛奶盒的侧面进入千家万户,甚至登上纽约时报广场的广告牌。

  但艾坦终究没有回来,对于整整一代美国人而言,那个戴着棒球帽的童稚笑容是如此令人痛彻心扉。人们发现,艾坦的失踪背后,正折射出学校与家长联系不紧密的漏洞,也暴露了警方低效无能的现状,根据不同的司法辖区规定,警方甚至要在孩子失踪24-72小时后才会有所反应。

  先贤虽并没有为美国社会构建万无一失的制度体系,却留下了更宝贵的、可简称为“危机-反思-进步”的自体更新模式。1983年,里根总统宣布艾坦失踪的5月25日为“国家失踪儿童日”,美国社会开始真正重视失踪儿童问题,并开启了为期近10年的“牛奶盒寻人活动”。作为美国最知名的失踪儿童,艾坦的不幸遭遇永远改变了美国,直接影响了接下来一系列法律出台与制度更新,挽救了无数美国儿童。

  时间到了1981年7月27日,佛罗里达州一个闷热的午后。6岁的亚当(Adam Walsh)听从妈妈的安排,在百货商场里看几个孩子打电子游戏。但七分钟后,当亚当的母亲赶来接他的时候,游戏机前却空无一人了。

  焦急的父母印了15万份寻人启事,贴满了全城的大街小巷。但噩耗还是击中了这个家庭:两周后,渔民在120英里外的灌溉渠内打捞上来了亚当的头颅。于是,悲痛欲绝的父母向媒体讲述警方是多么不靠谱:在亚当失踪的当天下午,其母就报了警,警方却不但没有及时响应,更告诉媒体“失踪和绑架应该没有关系”;当次日亚当的父亲去警察局追问进展时,警方却回问:“你有什么建议吗?”

  虽然杀害亚当的杀手在两年后自首,亚当夫妇却决定从此走上维护儿童安全的道路。在国会山召开的《失踪儿童法案》听证会上,并不精通法律和政治的亚当父亲,却用一句话打动了众人:“一个能发射航天飞机并让它回到地球的国家,竟然没有一个为失踪儿童设立的信息搜集和服务中心?”

  随后,《失踪儿童援助法案》也在Walsh夫妇的参与下通过。该法案呼吁在全美范围内建立一条失踪儿童免费报警热线,以及全美失踪儿童的信息汇总和甄别中心。同年,Walsh夫妇成立了非营利组织“全国失踪与受虐儿童服务中心(NCMEC)”,打开了解决失踪儿童问题的关键之门。

  1980年代后期,沃尔玛超市启用了儿童安全警报系统,并为纪念亚当而将系统命名为“Code Adam”。如果家长发现孩子在超市走失,可立即求助于此系统,超市所有出入口将全部封闭,工作人员立即进行搜寻,如果10分钟内找不到孩子,将立即由警方接手。此后,这一系统被全美众多超市、商场、医院、博物馆等公共设施采用。

  然而悲剧还在继续,1996年1月13日,9岁的安伯(Amber Hagerman)在骑车时被绑架。她的尖叫引发了邻居的关注,但这起发生在光天化日下的绑架却依然带来了最悲惨的结局:4天后,她的尸体被发现。

  当地居民要求当地广播电台比照天气预报,以同样的频率和力度不间断播出失踪儿童的新闻。半年后,在一场记者会上,有当事者回忆起在寻找安伯的过程中,媒体是如何帮上了大忙。这个信息终于传到了警方的耳朵中,于是经过一系列打造升级后,一个接驳美国紧急警报系统,通过电台、电视台、电子邮件、交通提示、短信、facebook、google等多种渠道,向全国发布失踪儿童信息的庞大系统上线了。这个名为“Amber”的系统所发布的内容由警方决定,通常包含了失踪儿童特征、嫌疑犯特征,以及嫌疑犯的车辆描述和车牌号码。

  如果说“Code Adam”解决了儿童在公共场合失踪的问题,“Amber系统”则彻底将失踪儿童和嫌疑犯置于民众的海洋中。1996年以来,这个系统已经成功寻回或解救了602名失踪儿童。以2011年为例,在通过Amber系统成功寻回失踪儿童的案例中,有50%是因为公众或警方通过Amber警报发现了嫌疑犯的车辆;39%是因为公众接到警报后,提供了目击线索等关键信息;更有11%的案例,是嫌疑犯收到警报后释放了被绑儿童。

  三名不幸的失踪儿童,却彻底改变了美国解决儿童失踪问题的轨道,其影响之深远,从一组数字便可以看出:1990年时,全美只有62%的失踪儿童可以被找回,而如今,这一比例已经变为97.7%。

  正如亚当的父亲,后来成为Fox电视台《头号通缉犯》(这个节目帮助警方找回了65名失踪或被绑架的儿童)主持人的John Walsh所言:“记住,你的参与能改变一切”!

  结语:艾坦、亚当与安伯三个孩子以自己的生命塑造了美国失踪儿童干预系统。

  回看国内,2013年3月,长春失踪儿童被杀事件令人扼腕。4月,江西万安也发生一起儿童神秘失踪事件。8月山西被挖眼的男孩小斌等等影响巨大的案件。

  人们习惯点蜡烛、习惯说“一路走好,天堂没有痛苦”、习惯去“祈福”。

  2007年《凤凰卫视》报道,中国每年约有二十多万儿童失踪,找回的概率0.1%左右。

  我们难道除了祈福、除了哀思就没有别的了么?我们是否该好好反思Adam的父亲John Walsh所言:“记住,你的参与能改变一切”!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鲜花(0) 鸡蛋(0)
甜欣儿妈妈 发表于 2018-1-13 09:40 | 显示全部楼层 4#  
这个何小平,还是有良知的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鲜花(0) 鸡蛋(0)
小米果果 发表于 2018-1-13 20:40 | 显示全部楼层 5#  
希望能够找到他的亲生父母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鲜花(0) 鸡蛋(0)
老赵闲聊 发表于 2018-1-15 12:47 | 显示全部楼层 6#  
小米果果 发表于 2018-1-13 20:40
希望能够找到他的亲生父母

来自家长100手机客户端

我也希望,会继续关注这个事情。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鲜花(0) 鸡蛋(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要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好课入驻|关于我们|手机版|小黑屋|APP下载| 家长100     
地址:湖北武汉武昌区积玉桥金地国际花园别墅区TH7-101 电话:027-50240022(周一至周六09:00~18:00) 传真:027-86654955  值班QQ:2913286076   

GMT+8, 2018-1-19 19:29 , Processed in 0.437432 second(s), Total 14, Slave 13 queries , Memcache On.

Copyright © 2008-2017 家长100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家长100 X3.1鄂ICP备12008358号 经营许可证:鄂B2-20140097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